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白云在天的博客

白云苍苍上,随风九州游;青山绿水好,是处可凝眸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上过山没下过乡,涉过河没跨过江,有抱负没理想,有眼珠没眼光,悲父早逝常独饮,笑母康健在高堂,儿子成家身觉轻,阖家欢乐福无疆。半生勤奋未有悔,职场打拼曾辉煌。白发之年再努力,学做圣手杏林望。

叔父(原创,谢绝转载)  

2010-05-22 12:21:20|  分类: 散文针林(原创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叔父(原创,谢绝转载) - 白云在天 - 白云在天的博客

     叔父前天去世了,虽然很急,但也在意料之中。因为我们都知道,他的病主要是心脏的问题。虽然经过搭桥手术,让他暂时延缓了离世的时间,但正如医生所言,手术就像在心里埋了一颗定时炸弹,随时都会夺走病人的生命。因此交代家属最好病人跟前总有人就有些多余,因为此种情况即便医生守着也无能为力,何况家属。

    75岁,在现在实在说不上是高龄,亲人的不舍是很自然地事情。不过古人有云:人过留名,雁过留声。所以年龄的高低反而不重要,问题倒是要看这个人留下了什么让后人称道或忆念的地方。对于叔父来说,终其一生倒颇有些让人着墨的地方在。

叔父(原创,谢绝转载) - 白云在天 - 白云在天的博客

    打我记事起,那时对亲缘的远近尚无明确的概念。虽然被称为叔叔、伯伯们都住的很近,而叔父家的距离却算是远的了。但他以孩童眼里的慈祥温和、开朗大方,给我们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。就觉得他和自己家里的关系近,而心的距离自然也就近了些。等年龄稍长后,才明白这位去世的叔父,原来和父亲隔了一层。不过由于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,反而让我们的关系变得越发亲密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父亲这一辈兄弟三人,加大伯和三叔。大伯住西胡同,位置与我们家相仿,三叔在我们的后面。而我们前面是远一层的大伯,再前面就是新过世的二叔父了。我们的住房都是背趟房,所以关系好的话,不但是鸡犬相闻,简直就是互通有无。而一旦处的不好,即便是亲兄弟,也就是对面不相逢了。

叔父(原创,谢绝转载) - 白云在天 - 白云在天的博客

    六、七十年代,不但是国家困难,老百姓的日子也都很紧巴。加上那时没有计划生育的观念,每家少则三、四个,多则五、六个孩子是很普遍的现象。除了西胡同的大伯没有子女(抱养三叔的一个男孩)外,我们家和三叔一样是八口人,二叔家七口,前房的大伯家六口。由于子女多,年龄又相差不大,所以就像一窝小鸟,从嗷嗷待哺到离巢,真的是让一家之长操心劳力的事情。而在所有的事情里,起房盖屋更是重中之重的头等大事。虽然那时是集体生活,家庭的经济状况差别不是很大,但由于种种原因,在面临起房的事情时,困难的程度则真的是不可同日而语的。起房对于西胡同的大伯来说无任何困难可言,剩下的四家就不同了。如果从个人能力来说,我父亲在他同行四人中绝对

叔父(原创,谢绝转载) - 白云在天 - 白云在天的博客

居先,而且眼光也较远。这从他宁肯自己受苦,坚持不让我们放弃学业,使我们家在后来成了远近少见的书香门第最有说服力。除此就是现在说起的叔父了,他和父亲的脾性颇有相似,大度乐观,精明能干,也极有人缘。三叔是那种谨小慎微、有点唯唯诺诺,然而又脾气暴戾的那种人;而前面的大伯则纯属小气,凡事计较的很不说,有事简直就是蛮横无理。也许是因为当过村正,或许是因大女儿推荐上过大学而且做了县上的妇联主任,而平添了霸气也未可知。但正所谓,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,在我看来,这位大伯一家简直就是一个性格。

    四家之中,在有劳力就有经济的年月,我们家的拮据是可想而知了。所以当再度面临起房时,父亲肩上的担子我只有今天才可体会。那时集体以前在村庄的街巷两旁栽种的青杨,已经有碗口粗了。由于这种树木极易招一种蹙人的虫子且材质不好,队上决定在哪家的地面上就归哪家所有。这倒一下子解决

叔父(原创,谢绝转载) - 白云在天 - 白云在天的博客

了父亲的一个大问题,因为我们家加大哥房前屋后,算一算椽料就差不多了。因此带着一晚上议论的喜悦,我一早就登上了明显在我家地界的一棵树上,进行刨树的准备工作。可我正干在兴头上时,大伯气冲冲的赶过来“小三你干什么?!谁让你刨这棵树?!”“这棵树应该是我们家的”,我急忙分辨说。“老三:下来!下来!这颗树咱不刨了,也不差一颗树”,父亲听到我们的对话,急忙从家里赶出来说道。看到父亲的神情和大伯依然不依不饶的样子,我极不情愿的滑下树来,再没有和面前的大伯说一句话。当晚上我们在家里再度议论起白天的事情时,二叔推门而入,父亲连忙招呼他坐下来,并问二叔有何事。二叔说“和大哥房子接壤的那几颗树,你们都刨了吧!”。父亲一听连忙说“这怎么行呢?你们家虽说好过些,可孩子也都老大不小的了”。而二叔却坚持让我们先用了,以后再说。这种和大伯截然不同的行为和态度,对我们家来说,无疑是雪中送炭。因此,更加拉近了两家人之间的关系。

叔父(原创,谢绝转载) - 白云在天 - 白云在天的博客

    建国之后的破四旧运动,一方面确实解放了人民的思想,但另一方面也使许多有民族历史遗存的东西毁于一旦。加上十年文革,可以说是一次发生在文明社会里的焚书坑儒。就这一点来说,当人们的思想为极左或极右的意识左右时,就会发生人性丧失现象而不论年代和不受国度民族限制的。可是上下五千年,大小纷乱不计其数,先祖的东西总有辛苦挣扎着走到今天的。这其中当然有其偶然性,但也是与一部分有心人冒了生命危险加以存管分不开的。在我看来,叔父就是这种有心人。破四旧在农村,不但使大量的古字画、书籍、器物等被烧被毁,连各个家族的宗谱也悉数被烧毁了。叔父在拿出去时,偷偷的抄下了一部分,从而使我们在年节祭拜时,有了些明确的对象,避免了面壁焚香的尴尬与缺憾。

叔父(原创,谢绝转载) - 白云在天 - 白云在天的博客

    有形的东西容易被人性迷失时化为灰烬,但存放在心里的东西,却可以随时据为己用。这些年来,农村的丧葬习俗越来越复古起来。排三殡、旌旗罩罗、扎纸马库等,加上现代的香车美女、楼房仆役真是一应俱全,让人眼花缭乱。可是不管是什么东西,都是给离去的人使的。谁给的?给了什么?为什么给?等等,就都要有个说辞,有个写法。除了上马用的被套和牵马童身上的钱搭子,直接写上去以外,其它的烧纸、笼、包袱、摇钱树、聚宝盆、大小库、金山、银山等,都必须写了封条贴上。而无论是直接写上的还是封条上的,用词写法却极有讲究。在经历了几次白事跟叔父学习中,对此是有深切体会的。这次,当大伯家的大儿子拿出到头马包袱的写词时,帮忙中有懂行的就提出了不同的意见。就我目前的经历来说,写词的方式有两种,但自己比较支持叔父的那种写法。不过对于人家指正的部分,到是认为正确,并非是叔父当时讲的不对,而是我对于大伯的儿子的记性实在是不敢恭维。所以这些年来,我一直坚持叔父的写法,如今他老人家不在了,我没有了深究的机会,只能兼收并蓄来发展这种具有民族特色的丧葬文化了。

    斯人已逝,情难自已,忍痛挥毫,聊以自慰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.5.22于家中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8)| 评论(64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